webOS: 消逝的秘密

如你所见, 这是一篇译文, 原文是 The Verge 发布的 THE LOST SECRETS OF WEBOS, 英文过关的同学可以去看原文. 原文作者为 Dieter Bohn.

下周, LG 就要发布他们那搭载 webOS —— 在去年二月刚刚被他们收购的, 命运多舛的操作系统 —— 的新款智能电视了. 尽管 LG 被期待着能够保留一部分 webOS 那引以为豪 (同时也是标志性的) 卡片式操作界面, 但是这套界面在电视而不是手机或者平板上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在我们面前依然是迷雾重重. 若是 LG 足够幸运的话, 这台电视有可能会比之前的 webOS 产品都要成功. 自从惠普家的 Pre 3 和 TouchPad 发发布和被新 CEO 李艾科出乎意料地宣告停产到现在, 已经过去两年了. 事实上, 当初惠普高管宣布停产 webOS 硬件产品而让软件团队面对未知而残酷的命运的时候, 所有人都傻了眼. 李艾科的决定最终导致了现 CEO 惠特曼时代下开放 webOS 的部分源代码, 以及把剩余部分转手给 LG.

但是让我们把时光回溯至 2011 年, 在李艾科做出那个性命攸关的决定前后, Palm 就已经积极地在准备新的硬件和软件了. The Verge 获得了一些记载 Palm 的计划和新机型原型设计的资料, 这些资料讲述了一个公司是如何在岌岌可危的时间中和极其恶劣的环境下利用手头捉襟见肘的资源进行垂死挣扎式的创新的. 这些资料也同时告诉了我们, 就算是在最后一刻, Palm 的团队依然保有什么样的雄心壮志.

这就是 webOS 从未呈现给大家的形态.

 

Embark —— 登舰, 最后的光芒

在 2011 年二月九日, Palm 的鲁宾斯坦就走上了发布会的舞台, 为被惠普收购之后的第一批主要产品揭幕. Pre 3 和 veer 比起它们的 Pre 前辈而言并好不到哪儿去, 但是 TouchPad 却带来了一线曙光 —— 至少是对于软件而言. 鲁宾斯坦和他的手下都不会料到, 这个内部代号叫”Embark”的事件将会成为 Palm 在惠普那短暂时光里最闪耀的一瞬.

但是由成功的发布会带来的高昂士气并没能持续多久. 苹果在三月二日发布了他们的新 iPad 2, 距 TouchPad 发布不到一个月. 尽管 TouchPad 上的 webOS 是有一些优秀的小功能, 软件设计也很精致优雅, 但是 TouchPad 本身却是一个粗笨的塑料大怪物. 而它怎么看都像是在向初代 iPad 看齐的样子.

iPad 2 就像初代 iPad 一样一鸣惊人. 而 iPad 2 远比 TouchPad 来得轻薄便携, 而且前所未有的快, 快得让 TouchPad —— 更别提那些市面上其他的 Android 平板 —— 相比之下就像是占满历史尘埃的废物. 苹果发布会一星期之后, 消费者们就能买到 iPad 2 了, 而 TouchPad 等到七月都没能出货.

Sapphire —— 蓝宝石, iPad 威压下的挣扎

如果我们能从拿到的关于惠普的产品计划文档中看到些什么端倪的话, 那就是 iPad 2 让整个公司都陷入了恐慌. 在三月底的一份文件中, 惠普承认了 iPad 2 “改变了平板电脑市场竞争的格局”, 并且预见了三星将会快速做出反应 —— 果不其然, 三星发布的 Galaxy Tab 减少了 2mm 的厚度以应对更轻薄的 iPad 2. 雪上加霜的是, 惠普也从 AT&T 那儿收到了抱怨, 他们认为 TouchPad “厚度, 重量和工业设计均不能令人满意.”

惠普为 TouchPad 建立了一个项目, 希望能够用这个名为”Sapphire —— 蓝宝石” (TouchPad 的代号叫做”Toppaz —— 黄玉”, 而蓝宝石在内部也被称作”黄玉二代”) 的项目改良尚未发售的 TouchPad, 而这个产品将会以”破纪录的速度”进行研发, 并且预期在 2011 年底发布. 与此同时, 他们也在制作另一台高分辨率, 将于 2012 年下半年发布的新平板. 前者能为与 iPad 2 的竞争争取一点时间 (尽管杯水车薪), 而后者则在苹果发布 Retina iPad 之后几个月才发布. 另外, 还有一台代号叫做”Opal —— 蛋白石”的七寸平板设备也在规划中, 但是就在它要以 TouchPad Go 为名发售之前, 惨遭取消.

不管怎么看, 惠普在平板方面的计划都是被 Apple 压着打而被迫作出的反应. 虽然我们还不清楚惠普最终把这些计划执行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最起码它们都夭折在了成长为能开发布会的那一天前.

 

Mako —— 鲭鱼, 新概念的 webOS 手机

惠普也意识到了一件残酷的事实, 那就是尽管 Palm 依然钟爱着物理全键盘和从 Pre 继承至 veer 的滑出键盘设计, 整个世界都已经站在了全触屏机的那边了. 于是, 他们便做出了一台没有物理键盘的 Pre 3, 并且给它起了个代号, 叫做 “WindsorNot —— 温莎结”. WindsorNot 是 AT&T 的合约机, 但是却没有 LTE 支持, 而且错过了 AT&T 决定让所有机器都支持 LTE 的时机, 因此最后这个项目也难逃失败的命运.

但是, 惠普依然在制造一台更加不同而先进的手机, 代号为 “Mako —— 鲭鱼”. The Verge 拿到了一台能够展示惠普的新设计思路的设计原型机, 这台机器有着与 Pre 系列机器那柔和, 卵石般外形截然不同的, 更有棱角的外观. 它的正反面为全玻璃覆盖, 支持无线充电, LTE, 还有高分辨率的屏幕. 以今天的标准来看, Mako 看起来很厚, 一点儿也不漂亮, 但是它至少是独特的, 而且最终成品会更优雅一些 —— 尤其是的当你拿它和 2011 年底和 2012 年初发布的那些设备比起来的时候.

就参数而言, 他们说这台手机甚至可以和 HTC One X 媲美, 并且如果能如期发布的话, 它将会在 2012 年初与 One X 在市场上一决高下. 如果 Palm 没有取消它的话, Mako 将会是第一台 Palm 制造的, 配备主流配置而具有长期竞争力的设备 —— 尽管它比同期设备要略厚一些. Mako 的开发速度一直很慢, 而且就据我们所知, 当 Mako 被取消的时候, 它还停留在开发板阶段, 没有一台产品从生产线上出来, 更不用说流入市场了.

 

Twain —— 舶舟, 次世代的 webOS 平板

惠普也许意识到了在 Topaz 和 Opal 这样的”传统平板”市场和像 Mako 这样的”传统手机”市场上是没法打赢苹果和其他竞争对手的, 所以他们同时也在研究一些”混合设备” —— 带键盘的平板, 以铰链方式组合. 这个实现方式可以说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众多 Windows 8 “变形本”的老祖宗了. 惠普给它起了个代号, 叫做”Twain —— 舶舟”.

在 2011 年三月 iPad 2 把 TouchPad 虐得满地找牙的时候, Twain 就已经正在开发了. 而 iPad + iOS 并不能算是很有”生产力”, 于是惠普打算攻其软肋以取得在细分市场的主导权. 在一个早期阶段对 Twain 功能的概要介绍材料中, 惠普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传统笔记本电脑真的过时了吗?

并自己给出了答案:

如果它们真的已经过时了, 那么 Twain 就是未来的笔记本电脑.

Twain 的核心设计是一块可以滑动的触摸屏, 以及平时隐藏在屏幕下方的键盘. 预想中的配置是”跟得上时代”的配置, 但是更重要的是它那特色鲜明的新式工业设计思路为未来的 Palm 产品指明了另一个方向.

惠普希望 Twain 配备磁力充电器接口 (就像 veer 上的那个一样), NFC, HDMI 输出, 以及一整套为 Twain 量身打造, 旨在吸引企业市场和注重生产力的用户的软件功能. 惠普也让它具备了 TouchPad 上著名的”Touch to Share”功能, 并在此之上做出扩展: 它能够让你快速的在 Twain 与其他 webOS 之间以”超声波传送来探测 webOS 设备的位置”, 并传输数据.

 

EEL —— 鳗, 卡片的超进化

正当惠普在竞争对手的威压下被动制定着毫无新意的计划的同时, 软件团队也在努力进行着真正可以说得上是创新的设计.

如果仅仅是在 Twain 上照搬现有的 webOS 的话, Twain 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webOS 有着悠久而曲折的失败史 —— 推迟必要而重要的项目, 比如在单个后端框架下统一操作系统 (Luna, Prima 和 Nova). 不幸的是, 这个恶习在 Palm 开始下个版本的 webOS 工作时依然没有得到丝毫改进… 不过, 虽然根基不断在变化着,  webOS 的实际设计与功能都出乎意料的在向着一个好方向前进.

在当时的人机交互主管 Itai Vonshak 的领导下, Palm 不断向前推进这软件战略以配合为 Twain 设定的, 以生产力为核心的目标. 这就意味着 webOS 需要比传统的工作任务方式更优越来满足企业市场的需求 —— 而且和还不能把自己变成某种长得像 Windows 一样的东西.

两个问题的答案指向了代号为”Eel —— 鳗” 的下一代 webOS 主要版本. Eel 的核心, 是对于 Matias Duarte 于 2009 年首次揭幕的”卡片”隐喻的扩展尝试.

webOS 已经在早期版本里就引入了”卡片组”的概念, 这让你能够以将正在运行的应用卡片堆叠成不同的逻辑群. 除了”卡片组”, 还有另一个今天广为传播的概念, 那就是响应式面板设计. 本质上而言, 一个”面板”呈现着不同的视图, 而这个视图取决于你现在在什么应用与什么样尺寸的设备, 但是它又不需要你重写这个引用. 因此, 在邮件应用中, 你可以在平板上同时看到邮件列表和一封邮件, 也可以在手机上通过点击切换邮件列表和邮件内容页.

Vonshak 和他的团队被指派去扩展卡片与堆叠这两个交互隐喻, 并且让它们变得更实用. 为了达到目标, 这个团队打算把它们结合在一起. 在 Eel 中, 你可以点击一个链接来在新面板中打开它, 而这个面板有可能会出现在左侧. 除了在应用中打开面板, 还有单独分离的, 可以让你用左右滑动手势来同时查看的复数卡片.  你也可以把一张卡片”剪断”, 让它变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卡片组. Eel 的操作方式比起 Windows 8 的贴靠模式不尽相同, 但是 Eel 可以提供更灵活的窗口大小与排列方式. 面板与卡片就没那么像我们在桌面上使用的”Windows”了, 但是这个设计却达成了能够在手机与平板上保持其效用的成就.

 

这是一段 Eel 在平板上的演示视频.

Mochi —— 打糕, 前所未有的设计语言

Eely 不仅让 webOS 的核心交互提更为强劲 (而不得不承认的是, 与此同时也提升了不少的复杂度), 它还做了其他的东西. 在苹果借着 iOS 7 走向”扁平”, Android 重新设计自己的外观的数年前, Vonshak 和视觉设计总监 Liron Damir 就已经完成了一套内部代号为”Mochi —— 打糕”的新版软件设计视觉语言.

实际上, Palm 一直在为 Eel 定制两种不同的设计语言. 其中一种看起来要更加凌厉而具有工业前瞻性, 这样才能更好的与 Twain 和 Mako 产品线这样的新式硬件进行融合. 但是, 当李艾科决定废止 webOS 硬件开发时, 设计团队便把他们的精力集中在那个不那么凌厉 —— 但是更加符合 Palm 一贯风格 —— 的 Mochi 的设计上了.

在惠普的高管们为如何处置 webOS 而焦头烂额的时候, Palm 的软件团队正忙着由内而外依照更平, 更整洁的风格重新设计整个操作系统. 柔和的白色背景与大胆明快的颜色混合在一起出现. 在某个时间点, 设计团队提出为面板采用柔和细微的动画, 让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在”呼吸”一般, 而它们仿佛是纸片, 让你觉得它们能够被自由的移动. 取代返回按钮的是面板底部一个突起的弧形小标签, 暗示了这个面板可以被抓取和调整.

Mochi 并不是像 Windows Phone那样的完全扁平, 甚至也不像我们现在看到的 iOS 7 那样. Mochi 有着丰富的渐变与弧线 —— 但是它们也糅合了大字体与优雅的留白, 使得对内容的分析变得更快更明确, 字体也得到了改进. Eel 大量使用了圆圈 —— 这是向 Palm 的老 Logo 致敬.

 

显而易见的是, 这些 webOS 美梦最终都以破灭而告终, 就像那支可以在现实世界中拾取色彩后在平板中画出来的触控笔一样. 就算惠普没有最终决定放弃 webOS, 这些产品在市场上取得成功的可能性也依然渺茫. Plam 和惠普就就算是在条件最好的情况下都没法准时出货, 而惠普显然也没法去清除挡在 webOS 面前的各种拦路虎.

在 2011 年底和 2012 年初的时候, 平板电脑和手机的竞争格局和现在这样风平浪静完全不同. 在那时, 市场似乎还有足够的空间来容纳至少四个竞争者. 然而, 自那以后我们看到了 —— 几乎和 Palm 的覆灭一样壮观的 —— 黑莓的倒下, 而其他的公司甚至都没能给我们留下一点印象. 微软也许抓住了机会在 iOS 和 Android 之后给自己弄了点容身之处, 但事后看来很明显的, 现在几乎没有 webOS 的一席之地了.

尽管对于 Palm 粉丝而言很难承认 (尤其是在看到了 Mochi 的样貌之后), 即使惠普没有亲手杀死 weboOS, 市场也会注定这些 webOS 产品死亡的命运. 我们已经无法对惠普扼杀 webOS 并把它卖给 LG 做电视的决定盖棺定论了, 但是现在, 在 2014 年, LG 将要发布的电视也许将会成为 webOS 的重生 —— 虽然 LG 没有 Palm 那样的野心, 但是 webOS 却有了更大的舞台.

照片由 Michael Shane 拍摄

感谢龚叔给予的指导

Advertisements

7 thoughts on “webOS: 消逝的秘密

  1. Pingback: 【转】webOS消失的秘密 | Sanerd

  2. “本质上而言, 一个”面板”呈现着不同的视图, 而这个视图取决于你现在在什么应用与什么样尺寸的设备, 但是它又不需要你重写这个引用.” 句末有个错别字, 应为”应用”.

    Reply
  3. “下周, LG 就要发布他们那搭载 webOS —— 在去年二月刚刚被他们收购的, 命运多舛的操作系统 —— 的新款智能电视了. ”

    这段文字看得我十分蛋疼,这完全不是中文应该有的句式。

    Reply
  4. Pingback: 【转载】webOS 消逝的秘密 | 活着爱着写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